2017年06月19日
寫著盛開在眼眸之外的純白容顏,一行一行爬出來的文字全是落寞。這麼久為什麼看到的還是離人淚。歲月的輪回裏,到底轉動著多少未了的情緣,傷心悲涼的經過了流年。一念花開,一念花落。這山長水遠的人世,終究是要自己走下去。人在旅途,要不斷的自我救贖。不是你倦了,就會有溫暖的巢穴;不是你渴了,就會有潺潺的山泉;不是你冷了,就會有紅泥小火爐。每個人的內心,都有幾處不為人知的暗傷,等待時光去將之復原。

  聽歌的時候,是從單曲迴圈的那首歌開始。聽著聽著覺得自己不該聽了,應該去聽些別的歌了。於是出去繞了一圈,隨機播放,期待能遇到其他的好歌,畢竟能放進歌單的歌,總有某些時刻是覺得它好聽的。可是隨機播放變成了各種切,到後來能單曲迴圈不會膩的歌還是那幾首。其實,有些人也是如此。

  人與人的交往不必太在意,他隨你走一段路,就一定有分別的那天;總要有人帶你來到這路口,又總要有人帶你離開那地方,人生就是不斷地遇見和分別,相處時愉快,離散時從容,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。心底裏說句再見,和過去道個溫柔的別,就上路吧!別回頭,因為前方還有一人正朝你走來。有些感情註定沒有結果,有些感情經不起平淡的流年,感情的是是非非誰又能說得清楚。有些東西,失去了,也許就是永遠。 有些感情,錯過了,也許就是一世。

  放了手的愛,縱然在若干年後感受著曾經滄海難為水的追念。或是經歷著只是當時已惘然的無奈,都會換來深知身在情長在的感悟。在心底留下烙痕的情,即使多年後回首時已然面目全非,記憶仍在。只是此情非彼情。緣聚緣散,終難逃命運的安排,緣來了,做夢了,緣走了,心碎了。總以為,我們很愛某個人,會一生一世地愛下去,等下去,直到滄桑變色,海枯石爛。當所有人都告訴我們,不要執迷,他其實並沒有你想像的好,但我們,寧可相信自己給自己編織的童話,也不願相信身邊人說的。

  很多時候,你不懂,我也不懂,就這樣,說著說著就變了,聽著聽著就倦了,看著看著就厭了,跟著跟著就慢了,走著走著就散了,愛著愛著就淡了,想著想著就算了。人生最糟的不是失去愛的人,而是因為太愛一個人而失去了自己。愛情來的時候,把天涯變成了咫尺;愛情走的時候,又把咫尺變成了天涯。曾以為,愛情是人生的全部;然而有一天發現,那只是我花掉了最多光陰的一部分。曾以為,愛上了,就不會寂寞;然而有一天發現,寂寞還是愛上了我。曾以為,愛上了你,我可以全身而退;然而有一天發現,我退得滿身傷痕。

  常看到一句話:在對的時間,遇到對的人,是一種幸福;在對的時間,遇到錯的人,是一種悲衰;在錯的時間,遇到對的人,是一種遺憾。當時看著,只是笑著想,愛情與時間,有什麼關係呢?我一直都相信,愛情裏應該是沒有遲早的。要麼愛我,要麼永遠不。可是愛情裏,哪會如此清楚呢?相愛固然好,不愛也可等。最痛苦的,是明明相愛,卻不得不將這份愛,各安天涯,冷暖自知。

  沒有什麼永遠,沒有什麼很久,找個藉口,誰都可以先走。分開的藉口那麼多,總得說來也不過只有一個,愛的不夠愛的不深。當兩個人之間的感覺,只靠你一個人在苦苦維繫,想放棄而下不了決定的時候。你首先應該放棄的是自己,放棄自己的那份殘存的希望,然後你才能放棄你想放棄的別人,愛情的確應該包容,但是如果總是在很辛苦地包容,在勉強維持,那已經不是愛情了。

  誰還記得誰當初的模樣?誰還會對誰念念不忘? 請允許我無比矯情做作地說一句:時間真是最強大的東西,會讓你不經意間淚流滿面,一轉身,才發現最重要的東西早已失去了。有些人,有些愛,即使再牽掛,各自轉身,就能兩兩相忘。那麼就無須感傷於離別。人與人的交往不必太在意,有些愛不得不各安天涯。
於6月19日發佈



其他網誌共 2 篇

未分類:2篇

最新公開網誌 :     愛情里沒有輸贏 (6月19日)
    交往不必太在意細節 (6月19日)

實事求是, 提供可靠伺服器管理及網存超過+年。